中國樂團成為當代世界古典樂壇發展被看好的生力軍之一,已經是不爭的事實。隨著大量國家級和地方交響樂團被引向歐、美及東南亞的演出市場,奉獻什么樣的曲目來代表中國水準,成了一個話題。近日,上海愛樂樂團駕馭西洋作品《火鳥》在瑞士、百揚科技POS系統,收銀機,打卡鐘匈牙利等國頻頻歡度《良宵》,湯沐海在一次次謝幕欲罷不能之后,深感“合理安排曲目太重要了”。
  記者從國外演出經紀人方面得到的信息是,中國樂團要贏得更多西方知音,選曲來不得“照搬老例”和“一廂情愿”。因為,西方觀眾對中國音樂的口味和期待,也在變化。
  頻繁上“烤鴨”,海外經紀人說“不”
  據了解,不少中國樂團出國行,但凡西洋演出商提議獻演“中國曲目”,動輒還是以《黃河》《梁祝》作為第一方案。但是,如今這樣的“照搬舊例”并不討巧,經常會遭遇國外演出商“翻燒餅”。一些西方演出商認為,小西藏逢甲夜市,小西藏印度料理《黃河》《梁祝》非常杰出,多年前中國樂團打開國門“破冰行”靠它們,但如今三十多年過去,如果中國樂團還是只靠這一兩個曲目包打天下,會讓人感到不滿足。“就好比我們去中國飯店,你們只曉得給我們上烤鴨,其實,我們知道中國還有四川菜、廣東菜甚至上海菜,我們要品嘗更多的好東西。 ”瑞士一家經紀公司的女經理人這樣跟記者打比方。
  中國愛樂樂團巡演歐洲,曾在令人肝腸寸斷的《二泉映月》后,在下半場果斷上演浸透著中國傳統文化養分的葉小剛的《大地之歌》,結果,這部講“中國故事”的作品讓外國觀眾發出了“像夢一樣”的感慨。上海愛樂樂團此行歐洲,湯沐海用劉盢的充滿當代氣派風格的《火車》作為開場曲和加演的最后一首作品,也屢屢讓國外觀眾發出“BRAVO(好啊)”的喝彩。湯沐海表示,自己琢磨歐洲觀眾對于開場、收尾曲的反響已經好久,用這樣的曲目看來是合適的。他認為,帝諾石材茶几歡喜月子餐朝桂港式飲茶我們必須研究西方觀眾對于中國作品的欣賞口味,排出富于中國特色又不單一的菜式。
  “西餐”再地道,仍需當代新“中餐”
  來到了古典音樂的“家門口”,中國樂團總是鉚足勁兒,演繹西方古典音樂史上的曠世名作。不過,記者隨一些演出團出訪時也發現,跟國內觀眾迎接國外大團時偏愛地道“西餐”不同,外國觀眾吃了東方送來的“西洋菜”后,更希望欣賞到別具風味的中國作品,并且,不同地域的西方觀眾欣賞風格不同,有時候國內樂團機械地以為某一類曲子討巧便照搬,卻往往會遇冷;而有些國家的觀眾則不懼冷門、偏門,偏好新作甚至能接受怪誕風格,這就更需要中國樂團在編選曲目以及演出順序的安排上更具匠心。
  一位資深樂團管理者跟記者舉例:比如,較容易以特立獨行的音響抓住美國觀眾眼球的譚盾作品,在幾個歐洲不同城市的反響便頗不一樣;而在歐洲很有口碑的華人作曲家作品,有時候放在卡內基音樂廳演出,全場氣氛則有點沉悶,這都是在巡演中碰到的真實情況。 “不同地域國度、不同音樂淵源、不同性格的觀眾群,接受中國樂曲的程度都不一樣,不能把他們一味‘生拉硬扯’進中國作品,事先需要經過綿密的工作來了解姜太太包子團購服務其口味與取向的異同。 ”
  上海愛樂樂團此次為了增加中國當代作品的接受度,特意選擇譚盾有感于歐洲畫作的《死與火》,與斯特拉文斯基充滿現代性的《火鳥》對應演繹,湯沐海在個別場次還特意于演出前寥寥數語點撥觀眾進入譚盾作品的“境界”。這些細節,等于為西洋觀眾領略新鮮的當代“中餐”先上了開胃“頭盤”。由于中國樂團還將越來越多地拓展歐洲、美洲甚至非洲市場,面對越來越細分的口味,既需要充分的文化自信,也少不得文化智慧。

創作者介紹

西餐屋

jingjing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