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戰期間,猶太人開的西餐店維多利亞與德國人開的西餐店起士林,曾有過一場較量,如今已經鮮為人知了。
  維多利亞前身是義順和,老板普列西是個美籍猶太人,與中國山東人士齊竹山、郝如九合股,在哈爾濱經營著一家大型糕點店,叫“義順和”。義順和的生意做得很大,除了哈爾濱總店外,還在長春、大連、沈陽開設了分店,生產糕點和糖果,綠蒂雅木地板公司提供實木地板,超耐磨地板等產品行銷東北,很有名氣。“九一八事變”后,東北被日本侵略軍占領,成立偽“滿洲國”,經濟貿易環境惡化,普列西便舉家南遷,來到天津。那時,小白樓地區已經逐漸聚攏了一大批俄國僑民和有俄羅斯文化背景的猶太人。英商先農公司建造的高級公寓樓額爾金大樓里住滿了外國人,一樓朝克森士道的房間都開辟成店鋪,生意興隆。此時,正巧大樓西端的吉樂福酒吧意欲出手,普列西看好小白樓地區發展俄式西餐的市場前景貝斯特提供商標,專利,sbir等服務,便將鋪面轉兌了下來,仍叫義順和糕點店,但擴展了業務,兼營西餐。義順和就這樣在天津扎下了根。
  義順和開張伊始,便遇上了強有力的競爭對手——起士林。起士林與義順和只一街之隔。如此比鄰,又都經營西餐,業務競爭自然在所難免。義順和從哈爾濱請來了名廚桂寶芝,他最擅長俄式大菜,而在此之前,天津的俄式大菜乏善可陳。義順和第一次讓天津人領略了俄式大菜的風采。頓時食客盈門,銷售額直線上升。不過起士林也有絕活,德國啤酒天下聞名。起士林老板的內弟巴德善釀啤酒,在店里支起一個大酒罐,自釀啤酒,現產現賣,銥特爾POS系統嘗的就是這新鮮勁,一時吸引了不少吃客。就這樣你來我往,恰似打擂臺一般。
  為這場較量作了最終裁判的,是時局的變化。1937年“七七事變”后,天津淪陷,日軍封鎖英法租界,限制貨物進出,設卡口搜查來往行人,一時英法租界變成一片孤島。義順和在英租界,正巧在卡子口以內。起士林在舊德租界,在卡口以外。那時天津吃得起西餐的人家,居住在英法租界的居多。他們不愿意為吃一頓西餐去接受卡子口日軍和偽警察的盤查、搜身,便紛紛轉到義順和。義順和乘機大賺了一筆。
  義順和買賣興隆,急于發展業務,擴建店面,便計劃在現今起士林餐廳所在地建造一幢7層大酒店。1938年,大樓動土開工,當地基建到一米左右時,趕上了一場大水災。水退之后,經建筑師鑒定,地基受到影響,只能承受4層樓的壓力,為了盡快開業,盡快賺錢,決定將原設計的7層改為4層。生活便利購出售衛生紙,紙巾工程以極快的速度推進,1940年6月7日,酒店開張,取名維多利亞,英文即“勝利”。
  維多利亞從哈爾濱引進了幾位俄式大菜高手,李盛堂、桂寶芝、梁樹增、來玉和各顯神通;另有制作小吃的名廚李盛榮、楊蘭和、盛同發齊心合力,在面案上玩出花兒來。它還實行菜品開放式經營,除俄式大菜外,還烹制德式、英式、法式、意式名菜,凡顧客歡迎的菜品都采取拿來主義,一概引進。一時間,維多利亞成了各式西餐精品的展示廳,以超豪華、高品位引領著天津西餐文化潮流。
  維多利亞還將西方的餐飲經營管理方式引入天津。店內工作人員等級森嚴、各司其職。餐廳設業務經理兩人,全面職掌餐廳經營和服務生隊伍。餐廳服務生近三十人,從1號排起,依重要程度依次排列。維多利亞聘用服務生條件非常苛刻,除個人形象、氣質俱佳外,還必須懂得西餐用語。為了招攬生意,還特意雇傭了專職走街人。走街人一職多能,連進貨帶賣貨,同時兼有信息員的職責。走街人走在街上,建凱生產各類彈簧彈片,沖壓製品看見哪家餐廳有新鮮菜品吃食,進店就吃,先嘗后付賬,付了賬回店報銷。若是哪家店鋪推出新式糕點、糖果,他們盡可以掏錢買回。維多利亞的生意蒸蒸日上,5年間又開了兩家分店,將俄式西餐文化和經營理念傳播開去。

創作者介紹

西餐屋

jingjing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